从“抵制日货”所联想开的

茅于轼先生去年在广州做演讲,提到“抵制日货是一种愚蠢的行为”,顿时,国内的网络上如同炸开了锅。各种诸如“汉奸”之类的帽子被强扣到茅先生的头上,网络上充斥了文革气味。

现在网络可真是发达,借助于网络,连中国大陆的言论空气似乎也上升到了一个无比自由的高度。随着这两年中日关系的冷却,新仇旧账的积累,在各大网站的留言区,各种反日言论层出不穷,甚至于只要有人发言说一点点日本的好话,立刻就会激起民愤,从而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抵制日货,就是在这么一个社会背景下产生了。

其实那些提倡抵制日货的人也不容易,我很佩服他们能够一点不漏将所有的日本品牌给罗列出来,号召大家去抵制。据说,只要中国人都不买日货,不出十年,日本的财政就会干涸,日本将会陷入经济崩溃的境界。

抵制日货的动机,我个人并不清楚。因为我是那种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掏钱买的人,其实并不在乎这个品牌是哪个国家。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我总觉得“抵制日货”这个洋洋洒洒的爱国热情背后,有一些东西似乎被遗忘了。只是长久以来,我对于这个被遗忘的东西只是有一种模糊的概念,并不知道它是什么。

后来,我亲身来到了日本,通过一点点地观察,终于发现了这个"被遗忘的角落的大概":

一切都来源于“Made in China”

来到日本后惊讶地发现,日本国内所出售的几乎70%的轻工业产品是“Made in China”。比如说印有Mizuno的运动服,比如说印有Edwin的牛仔裤,比如说标明了“Assembled in China”的ipod或者是超市里各色各样的小玩意。至于那些诸如彩电,冰箱,吸尘器之类,几乎件件都有Made in China的标签。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许多印有Made in China的产品,在中国国内却是买不到的。尤其是电子产品,纺织品中的高端货,虽然都是"Made in China",但是在“查伊那”本国市场上,却是见都没见过。

我们生产的东西卖给外国人,从而赚他们的钱,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恐怕未必。

日货的本源,它究竟是要赚中国人的钱,还是要赚日本人,欧美人的钱。也许“抵制日货”的朋友们坚持认为日货是日本人用来骗中国老百姓钱财的工具,但是我的想法却是,日货应该是日本人用来赚自己日本消费者的工具。

从产品的利润来源来看,最简单的公式是 利润= 售价 – 成本 (当然这是一个绝对化的公式),也就是说产品的成本越低越好,所以外国厂商把生产地都瞄准了中国这个盛产廉价劳力的地方;问题是,利润的最大化光是成本最低还是不够的,它还必须达到售价的最高。因此,产品的主要走向,当然是消费能力较高的日本,美国,西欧等发达国家。也就是说,外国货虽然是产在中国,它倒未必卖在中国。比如说日本的普通挂壁空调,售价动辄十几,二十万日元,功能很多,设计得也非常符合人性化,而且也很环保节能,但是它们在大陆确是很少见到,其根本原因恐怕未必是人们对日货的抵制,而应该是我们也许根本就买不起这些高端货——尽管空调的组装地基本上都是中国。

实际上,对于西方的厂商而言,他们把产品交给中国人制造,但产品一旦“出炉”,他们只是有选择地将一些中低档货直接抛到中国市场来赚一点小钱。其他的部分,他们宁愿贴运费进去,也要优先满足自己本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的消费需求。运用古代的金字塔形社会结构来看,中国的生产者是处于古代社会底层的各种工匠及手工业者,而发达国家的消费者就是古代的贵族阶级。我们生产出的东西,优先满足的是他们的需求,其次满足的才是我们自己。

What if …

如果我们抵制日货,真的会像他们宣称的那样将“致日本经济于死地”吗?

答案是不可能。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Nike,阿迪达斯的运动鞋。中国十三亿人的市场的确对它们很有吸引力。但是从购买力的角度来看,中国能买得起它们的人群乐观估计应该是五分之一,也就是两三亿人。与此相对,欧美国家的消费人群拿这些品牌只是当作最大众的品牌,所以一个人拥有个三四双鞋并且年年换新款估计也没有什么负担。因此,不论怎么分析,西方市场对于各类产品的生产商而言都是更具诱惑力的。于是当我们用尽全力挥出“抵制日货”的大拳希望能将对手击倒时,很可能发现我们的对手只是受了一点不算重的轻伤。

What if – No. 2

事实上比起抵制日货的What if,我更看重的是What if No.2

尽管中国的劳动力很便宜,所以大部分世界知名企业都选择中国作为自己产品的生产或加工地。以至于中国似乎都有了“世界工厂”的美名。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世界上劳动力比中国更便宜的地方还有的是(比如斯里兰卡,越南等等),也许这些地方目前会因为种种原因暂时没有成为“世界工厂”,但是由于资本的贪婪性,它们迟早会将目光投入这些地方——当然,日本的资金也不例外。到了那个时候,这些厂商纷纷转移生产基地,留给中国的将是一堆厂房和设备,但是没有订单。

也许我们可以将这些厂房用起来,继续生产它应该生产的东西。但是,由于发达国家的市场已经被各大厂商所瓜分,继续生产的东西就只能在国内找市场,但是由于国内市场的市场没有能力消化这么多一下子多出来的那么多商品,最终能看到的结局仍然是“裁员”。广泛地裁员加上本就不活跃的国内市场,将进一步导致国内消费需求的低下,从而使经济陷入长期的不景气。

——以上这种状况,事实上它是有个名字的,叫作“泛拉美化”。因为这种情况,在西半球,它曾经出现过,而它现在正高悬于中国经济的头顶。

抵制日货的考虑不全之处

很显然,泛拉美化并不在抵制日货者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他们会得出“抵制日货将给日本经济带来致命打击”的不正结论。因为他们把中国经济目前的增长模式当作了其他国家经济的增长模式。我们的经济飞速发展的神话,是靠赚外国人的钱堆出来的。而在飞速发展的迷雾中,内需不足这个严峻的问题却始终没有被重视。也许对日本这样的国家而言,即便砍掉了全部的出口额,它们的经济仍然能够维持;但是对我们而言,一旦高额的出口额被砍去,我们的经济也许就会崩溃了。

眼下,国内的失业率官方已经承认15~29岁城镇青年的失业率高达9%,而且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中有一百万人将一出学校便失业。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依靠扩大出口额,热炒房地产甚至向国外倾销低价劣质产品来维持那所谓的“GDP神话”。当官僚们还在只考虑今年引进了多少外资出口多少货物从而能给自己换来多少多少升官发财的资本,那业已烂掉的中国股市却在不断地向他们敲响着警钟——至于他们理不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P.S:我不反对坚决不买日货的行为,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反对别人不
日货就会像“抵制日货者”反对我买日货那样不可理喻。生活方式的选择,人人都有权参与。事实上,我十分想认识一个真正坚持不买日货的人并且和他交个朋友,因为就我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我还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心口一致坚决不买日货的人。

P.S.2: 罗斯福新政的启迪

大萧条时期,罗斯福当局为了恢复经济,采用了很多手段,有两条是值得注意的——恢复大银行的信贷能力;大力开展公共事业建设从而雇佣那些被企业解雇的大量剩余劳动力。第一点毋庸置疑,世界上所有政府都明白金融信贷的重要性;第二点却是很有意思的,罗斯福政府没有采用中国千百年来帝王将相那种“开仓赈粮”的做法,而是将“开仓赈粮”的钱用于雇佣被企业裁掉的工人来开展公共事业建设。我不知道当时罗斯福政府的真实想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政府付给工人工资之后,工人们便逐渐有钱去买这个买那个,因此内需实际上就恢复了,内需一旦恢复,生产也必然就会恢复,于是整个经济就恢复了。

中国政府现在有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的公共事业在世界上都享有“恶”名,中国的第三产业发展缓慢,中国的就业问题十分严峻。行了,我这个非科班出身的草民在看到这些因素之后都有一点大概的想法了,聪明的领导人同志当然也会有办法的,只要他们不急功近利,不鼠目寸光就行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小wing

☞ INTP星人☞爱猫家 ☞钝感男 ☞Google粉 ☞第70004号维基人 ☞民主自由控 ☞伪技术爱好者 ☞挨踢民工 ☞无证程序员 ☞游戏宅 ☞摇滚乐拥趸 ☞原版CD收藏癖 ☞反对爱国主义
此条目发表在Live Spac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从“抵制日货”所联想开的

  1. leevina说道:

    偶不抵制日货,且有些日货的确就是大大滴好用~先贤早言"拿来主义,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连精华一起"抵制"不就成了满清政府的闭关锁国?!
    P.S.翅的评论文章貌似进步8小~

  2. (没有名称)说道:

    凡是有人当我面说抵制日货的,我就说“我就喜欢日货~”,哈哈~~~
                                                —勇敢的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