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电的三禁令说起

最近广电总局貌似发飚了,一连下了三条禁令:

禁止网络恶搞
禁止在下午5:00至8:00播放国外动画片
限制在黄金时间播放家庭伦理剧和古装搞笑剧

这三个禁令出台,于是我便想到了在日本电视上所看到的关于北朝鲜的描述——平民看《冬季恋歌》之类韩国“腐朽”电视剧是违法的,但平民手上的VCD和录像带却又是从干部的家属手上弄到的。

今年中国政府对舆论的压制可谓力度之大,以年初的“冰点”事件为序幕,之后是以法规的形式将突发事件的报道权从媒体手上转换到地方政府;再次则是整顿卡拉OK厅,对歌曲选单要进行严格筛选防止有不健康歌曲;之后便又出现了广电总局三禁令。

如果面对上面的事情,我相当愤怒。于是今天下午我做了一个现在看来比较“恶搞”的决定——我决定写信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信访办,我要质问究竟是宪法的哪一条赋予了政府这样的权力来玩弄老百姓。

然而,我显然是低估了中国人的官僚主义。诺大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官方网站以及全国信访办的官方网站,我居然找不到一个投递电子邮件的地方!

今年的一系列事件,在华人文艺圈引起了不小的震撼。以龙应台为急先锋,首先用《请$用*^文()明*$来@#说!!服%我》,开篇指出HJT三个字代表了当今时代的一股逆流,之后陆续有海内外华人撰文发难,最近连一心迷恋赛车的韩寒也撰写了一篇《今年最恶搞事件》来讽刺广电总局。

今年,是一个很特殊的年份——文革结束30周年。不过当代的中国人显然是忘记了30年前的苦痛了,他们认为一切都在好的方向发展,市场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专制正在离我们远去,崭新时代即将来临,甚至有人方言——21世纪属于中国人。是的,倘若我生活在1948年,假如当时我也恰好是《人民日报》的地下读者,假如我也恰好相信了有些人所宣传的“民主魂”,于是可以想见,当我活到1957年的运动,1966年的文革。我会为我自己在1948年的单纯而后悔,惭愧并且痛不欲生。

没有人记得文革,这就意味着悲剧迟早还会再次上演。当我们全民都在学习红色的《文选》,我们其实并不能就这么乐观的判定“明天会更好”,至少从广电总局三禁令上,我看不出明天有变好的趋势。

韩寒说,还好现在在网上发文章不用先通过政审。但是我认为,如果大家都还是对上面的政令逆来顺受;如果大家都还是这么厚颜地违心吹捧《文选》;如果大家都还是这么对反日的热情高过审视周围的生活。那么等着吧,上网发文要先通过政审的日子肯定会来到;而再来一次文革,也不是不可能。

最后,说几句大逆不道的话来应对广电总局的三禁令以及有关当局的非法政令:

如果我是日本人,看见中国国内的这一切滑稽事件,我会说——你们中国人根本没有资格让我们道歉。
如果我是台湾人,看过大陆这一切滑稽事件,我会说——我们台湾人宁死也不会这样的大陆谈统一。

是的,以上是很偏激的想法,但是相当一部分日本人与台湾人就是这么想的,而我,也认为这种想法是有其道理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小wing

☞ INTP星人☞爱猫家 ☞钝感男 ☞Google粉 ☞第70004号维基人 ☞民主自由控 ☞伪技术爱好者 ☞挨踢民工 ☞无证程序员 ☞游戏宅 ☞摇滚乐拥趸 ☞原版CD收藏癖 ☞反对爱国主义
此条目发表在Live Spac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从广电的三禁令说起

  1. 倩子说道:

    留个脚印。
    彻底把这篇如此严肃的文章给毁掉
    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