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礼仪到泼粪

随着马英九的副手人选尘埃落定,台湾的2008大选似乎就要进入正式的较量阶段。未来四年,台湾的执政者是蓝是绿,似乎也牵动着无数华人的心。

看过了龙应台所写的《为台湾民主而辩护》,觉得她说的道理似乎应该是正确的。然而脑子里保持的理性,似乎又被眼前的直观感受所阻碍。前一段时间,台南市市议会会场又爆出了有绿营议员向蓝营议员泼粪的猛料,咋一看,似乎觉得台湾的政坛果真是不可理喻。——这是怎样的政治?!一个臭气烘烘的会场以及十来位被臭气熏得呕吐的女性工作人员——难道华人世界最先进的民主政治居然是这个样子?!

说来也巧,最近仍然在追着看《明朝那些事儿》的连载,而现阶段的重头戏则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一系列党争。这一切,都始于一场叫做“大礼仪”的历史事件。伴随着嘉靖年间的党争,一批批士大夫们站起来而又倒下——杨廷和,杨慎, 张璁,夏言,严嵩,徐阶。虽然争斗的代价有可能是身败名裂,仕途尽毁甚至身首异处,但是争斗的报酬却是无比诱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尽权力。

照理说,这样的斗争,应该是拼尽全力了吧。话虽如此,但是这帮人的斗争,却是掩藏在不露声色之中。尽管恨得咬牙切齿,但是照样能够同朝共事,互称先生。不到把柄在握,一剑封喉的时候,绝对仍然是面带微笑慈眉善目。后世的人将此称为“厚黑”之道,也无怪乎柏杨先生称中国人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绝对是全世界最聪明的。

虽然这样的党争如果当作小说来看,的确是高潮迭起,悬疑不断;但是,如果设身处地地去感受一下那样的氛围,则是恐怖万分。因为在那样的官场之上,人性的善良全部是多余的,需要的只是阴谋诡计。那样的党争,讨好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只要能揣摩出皇帝的心思,那么就可大权在握,杀人放火无所不为了。至于平头百姓的是死是活,那就无所谓了。比如严嵩这个权臣,贪污腐败无所不为,天下人皆恨之,但是因为他掌握嘉靖的心思,懂得进退,擅长厚黑学,因此贪污腐败二十年照样屹立不倒。

当权力授予采取从上而下的机制时,那么自然不难想象权臣泛滥的原因,也不难想象厚黑学盛行的原因。

然而,历史总是会有转机的时候。从1689年英国光荣革命完成到1776年美利坚合众国建国,一种全新的政治体制浮上了人类社会的顶层。当然,当年英美政治自然与今日的英美政治不同,今天英美等大部分国家所讲究的“普选”即使是在五六十年前,仍然都不是今天的模样。而19世纪以自由著称的美国,其政治制度在表面上来看,更是一团浆糊。马克·吐温曾著《竞选州长》来讽刺美国的选举制度;法国人儒勒·凡尔纳也在《环游地球八十天》中对美国乱哄哄的选举加以嘲讽;清末杰出外交家——维新派的支持者黄遵宪,也对美国的制度感到不可理解。然而,也许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贯彻了三权分立的美国人却在随后的一百年成为了地球上最强的国家。在现实面前,实在不能说这些成就和美国的民主宪政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代的党争和古代党争最大的不同之处便在于,大家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而且我们争的不是皇帝心思,而是选民心思。古代人讲究隐忍,讲究察言观色——这是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人治理念在作祟。然而近现代的党争,则是讲究如何向选民展现自己的魅力以及施政方略。决定我未来的不是某个藏在屏风之后的人上人,而是那些关心着菜场蔬菜价格,学校学费或者交通堵塞的平民百姓。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我不用太过于担心对手的小动作,因为毕竟台下的选民不是傻瓜。即使有候选人会因为小聪明一时得逞,但是,选民还是有机会能够让你再从某个高位上滚下去。

下面,再回来看看台南市的泼粪事件。

台湾的蓝绿混战,可以说是开了华人世界的先河。虽然没有几十年前红蓝对决时那样互对枪口的生死一线,但是在电视里经常会看到立法院的全武行,还会看到蓝绿阵营选民有如黑社会团体斗殴的气势。蓝营也罢,绿营也罢,双方观点相对 ,矛盾不断,似乎总是在斗。让讲究“家和万事兴”的华人们大跌眼镜。

然而,如龙应台所说,这些只是小方格里的表面现象。

在泼粪事件里,我们看到了似乎不可调和的矛盾,于是我们唉声叹气。但是,试想一下,在几百年前,各方士大夫在同一个朝堂上面带和气异口同声地向皇帝表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时候,他们之间难道就没有矛盾了吗?如果没有矛盾,那么那些草芥人命的党争的后果又是从何而来?!

同样是矛盾,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是博选票,一个是要你命。而且,当我们关注一下泼粪事件的背后,肇事者(绿)被民进党中止了党内职务,议会纪律委员会对其也进行了惩处,台南地检署也对其展开了调查;而在嘉靖年间,设计冤杀了夏言的严嵩,却在杀人后逍遥法外。

不要说那个绿色议员被惩处是21世纪现代社会理所应当的结局,因为这种事件的结局并非是和人类社会经济科技发展相关联的。不信,可以去看看已经拥有核技术的朝鲜。那里上演的一切,似乎和几百年前嘉靖帝当政时期所上演的一切没什么太大区别。

台湾的民主社会,刚刚起步,仅仅十来年而已。在此之前,它所经历的也是密不透风的密室政治。也是高高在上的权威政治。到了90年代,台湾人从白色恐怖的阴影中走出,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社会,几十年的压抑一下子爆发出来,因此岛内门派群立,吵闹不已。蓝绿对决的离心斗争让岛内的人对政治挂帅的社会感到失望,让岛外的人,对民主政治感到失望。

然而,不妨把眼光放长远一点。

去年红杉军的“倒扁”行动,让我彻彻底底地被台湾人民所感动。上班族也好,学生族也好。每天正常地上完班,上完学,吃完晚饭,换上红T-shirt,加入到红色抗议队伍中,坐在原地喊着反对腐败的口号。井然有序的抗议,让被骂的政府部门也找不出理由来还击。大家平静地宣泄着自己的怒气,宣泄完毕之后,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当我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这些情景之后,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道“台湾人,了不起!”.

虽然台上的政治领袖最终没有被弹劾,但是似乎他也看到了蓝绿交恶的另一面——平民百姓正在成长。也许要不了多久,离心竞争就会消失,深蓝或者深绿的选民也会越来越少。届时,想要赢得选票,恐怕就不能只会依赖于“两颗子弹”这类噱头了,而需要真真正正地考虑该如何做一些让选民满意的事了吧。而到那个时候,喜欢泼粪的人,恐怕连议会大门都进不去了吧。这个美好宏图,对台湾而言,难道不是好事吗?

对于我们这些局外人而言,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保持点宽容,给台湾一个机会,也给台湾人自己选择的道路以一个机会。

Advertisements

About 小wing

☞ INTP星人☞爱猫家 ☞钝感男 ☞Google粉 ☞第70004号维基人 ☞民主自由控 ☞伪技术爱好者 ☞挨踢民工 ☞无证程序员 ☞游戏宅 ☞摇滚乐拥趸 ☞原版CD收藏癖 ☞反对爱国主义
此条目发表在Live Spac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从大礼仪到泼粪

  1. 走过来瞧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