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地震预报的所思所想

最近一段时间,四川大震灾牵动着每一个中国人。前方有军队,医疗队,国外救援队在全力救灾。后方有全国各地的人在捐钱捐物捐血。南京的血库,从来都是要在流动献血车前面贴上某某血型严重欠缺的告示的,这一次居然出现了南京血库已经爆满,献血需要实现登记的罕见场景。国人在灾难面前团结一心的劲头,的确令人感动。

但是在救灾之外,特别是对本次震灾的一些更深的讨论方面,国人的观点则是争锋激烈。特别针对官方没有发布事先在民间/地震专家群体中都出现的震情预测(本来,外国救援队也是争论的话题,不过5月14日中国政府已经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救援要请,也就不成问题了)。

最近我针对震情预测也考虑了不少。以下便是个人想法的一些总结。贴在自己的Space中,算是思想的片段吧。

1. 地震预测准不准。

   我觉得任何预测都是不能保证100%准确的。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未来的事情永远是变数。只有越接近事件的实际发生点,其准确性才会越高。关于这一点,应该是没有什么异议的,所以跳过。

2. 如果存在地震预测,是不是意味着转移就是上上策。

   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基于一个未必是100%正确的预测然后就忙不迭地离乡背井,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点杞人忧天的味道。大家反对在事前发布不能100%确定的震情预测的一个理由就是,如果出现左一个预报,右一个预报,那么就要转移来转移去,从而造成较大负面影响。——这样的说法,我觉得是过于极端了。
   还是以最近常用的天气预报作为例子。如果某日预报的降水概率是50%,这势必会让人对是否要带伞产生怀疑。因为带伞的话,这个降水概率不高,白带的可能性很大。但如果不带伞,万一真下雨怎么办。其实,我个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你下,与其纠缠于带不带伞,那么不如换个角度:如果我要去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很容易的获得免费雨伞,或者是我很容易地就可以只花极少的钱便买到简易的一次性雨伞。那么我出门的时候就根本不需要犹豫是否要带伞了。因为现实世界的体制保证了我不需要为这个操心,它已经为我的便利做好了充分准备。
   当然,用带伞比作迁移,固然在成本上毫无可比之处,而且在后果的严重性上,也是不可一概而论的。
   但事实情况是,不论是长期预测还是短期预测,不论是官方预测还是民间预测。如果我们存在一个类似于上面所说的"完备的雨伞供给机制",就算预测得不准,对社会的影响应该也是非常有限的。不至于说南京人听说有关于上海将发生7.6级地震的未确定预测于是就全部转移到四川去了。比如说,如果我们真正做到了以社区,居委会或者村庄为单位举行了良好的灾难演习(注意,不是作秀式的演习),如果我们家家都配备好政府配给的或者是市场上购买的灾难储备箱,如果我们都能够比较冷静地记住灾难发生时的对策。那么我觉得,即使有一个不太准的预测出现,我们也不至于就要举家搬迁。顶多就是家家人人都按照以往演习的那样做好思想准备。如果灾难真的发生,损失将大为减少;如果灾难未如预测那般发生,那么预测本身也不会造成诸如人心惶惶,社会动荡这样的恶劣效果。我觉得,一条不准确的灾难预测所带来的负面效果,是与我们对灾难本身的准备程度成反比的。

3. 给政府部门的建议
   A. 如果有专业人士预报灾难,不论在政府内部是否能达成一致,都请将这些告诉你的人民。因为知情权,并非是对某一件事情只需要知道一个结果就行了,它所要求的是对一件事情全过程全方位的透明。
   B. 与其担心发布一条预测是否会准确、是否会造成恶劣影响、是否要端着个乌纱帽忐忑不安,不如将精力多花在对于灾害未发生时的演习,物资储备等方面,同时也应该将精力花在灾难对策的建立,灾难应急预案的筹划方面。社会是需要稳定,但稳定绝不是建立在对消息的捂盖之上,而是应该建立在对各种情况事先做好充分准备的基础之上。
   C. 政府和民众的互信非常重要,如果总是害怕民众会因为一条谣言或一条消息会转眼暴走,那么说明你本身根本就不信任民众,同时也说明,其实你也知道,你有大量应该做好的事情并没有做好。

Advertisements

About 小wing

☞ INTP星人☞爱猫家 ☞钝感男 ☞Google粉 ☞第70004号维基人 ☞民主自由控 ☞伪技术爱好者 ☞挨踢民工 ☞无证程序员 ☞游戏宅 ☞摇滚乐拥趸 ☞原版CD收藏癖 ☞反对爱国主义
此条目发表在Live Space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关于地震预报的所思所想

  1. isyull说道:

    第一,从国人的素质出发考虑,一旦政府预告可能发生地震,必然会导致人群的动乱。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冷静理智的。曾经某个商店的促销降价,都导致了踩踏事件,我们国家、社会的文明程度还差的很远。
    第二,如果政府发布的消息只是“可能、推测”,那么政府会失去权威性。政府不是媒体,政府发布公告是要极其慎重的。就像现在某浪体育新闻,经常报道各种传闻,多数也是翻译自国外媒体,但在我等球迷眼中,就如蜀犬吠日。
    第三,从这次地震可以实实在在的看出,我们的政府机关和职能部门,都处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初级阶段。四川西部是地震多发地带,但是防震措施以及对群众的防震教育都远远不够。唐山大地震之后,对我们国家的地震多发地带,似乎没有起到应有的警示作用。

  2. Dominique说道:

    最近对于如何跳好华尔兹和斗牛,我确实想了不少,查了很多文献。还想着,无论怎么说,2008过完之前去一趟欧洲,要能在第戎过圣诞就好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