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试作No.2] 《西行漫记》的谎言

原题:「中国の赤い星」の嘘
《西行漫记》封面

埃德加・斯诺创作的《西行漫记》的首版于1937年出版发行。它的问世不仅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冲击,也震撼了整个世界。但是在日本,这本书直到1952年才得以出版。尽管如此,这本洋溢着对中国革命的赞美之词的作品也同样给当时的日本的知识分子阶层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我的记忆中,我读高中的那个时期,如果一个人能够去读一读这本书的话,马上就会被周围的人视作用功的好学生。如今已经50年过去了,但未曾想到今年6月号的《诸君》杂志(注1)上所刊载的一篇文章,对我而言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惊天动地。这篇文章的题为“我的丈夫埃德加・斯诺被毛泽东给骗了”,是由在美国的记者池原麻里子对斯诺的遗孀进行采访后写就的访谈录。

斯诺晚年(1972年去世,享年67岁)似乎曾经透露过自己对于中国革命以及毛泽东感到幻灭。不过这个情况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传到过日本,直到去年随着英美学术界的话题作《毛泽东: 鲜为人知的故事》的日文版的出版发行,斯诺当年活动的种种疑云才开始为人所知。根据此书的描述,作者认为”毛泽东将真实的情报以及虚构的信息掺杂在一起,把这种半真半假的东西告诉给斯诺,而斯诺则把他所听到的东西囫囵吞枣地记录下来,而且还天真地认为毛泽东和中共领导层很’单纯,率直,推心置腹,无所隐藏’,以至于后来《西行漫记》公开出版之前,还很配合毛泽东他们的审查,将一些所谓的‘不好的东西’给删除掉了。对于审查的这一事实,斯诺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因此斯诺事实上是屈从于毛泽东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宣传了”。

因为上面的缘由,池原记者电话采访了居住在日内瓦,已有85岁高龄的斯诺的第二任妻子洛伊斯・斯诺。在这次采访中,池原记者证实了以下的事实。

埃德加・斯诺出生于1905年。大学毕业后计划周游世界,从横滨前往上海后,因为大学学长的推荐,得到了一份在<China Weekly >(注2)的工作,也因此得以会见国民党的上层干部,写一些采访的稿件。在熟识了孙文的夫人宋庆龄之后(宋庆龄有时被说成是苏联派遣的特务),他便常常引用宋庆龄的一句话“国名党注定是要完蛋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真的革命”(注3),这也多半是用于表明他自己的想法。1935年,日本入侵华北,斯诺对此非常反感,此时他希望能够到当时中共的根据地进行采访并进而结识了周恩来和毛泽东。他其后介绍毛泽东时,把毛描述成是一个“隐藏着成为伟人的可能性的人物”。1941年,斯诺时隔13年回到美国,并在当时写下了《为亚洲而战》这一长篇新闻报道。朝鲜战争爆发后的50年代,随着麦卡锡主义的旋风横扫美国,斯诺一家被迫移居瑞士。1960年,斯诺再次访问中国,写下了访问中国的报道《今日的红色中国》,但是某个流亡至美国的异议人士评判斯诺,认为他只不过是毛泽东政治宣传的一枚棋子。其后,斯诺又曾两度访问中国,但在最后一次访华的1970年作出决定“再也不回中国了”。根据斯诺夫人的说法,斯诺在此时也开始对自己曾写下《西行漫记》而感到自责。2000年,斯诺夫人访问中国,但是当地的秘密警察妨碍她接触人权团体,斯诺夫人于愤慨之际返回美国。在池原记者的采访稿中,斯诺夫人这样说道:“虽然高举着社会主义的名号,但一部分领导者其实只不过是一群伪善的特权阶级。我的丈夫曾经认为革命应该是具有将来性的,结果在最后一次访问中国时伤透了心”。

时至现在,中国共产党甚至为埃德加・斯诺制作了专门的纪念网页,而且据信他们还在根据自己的需要发行篡改过的《西行漫记》。但从中国流亡至美国的异议人士何清涟在她所著的《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中,她揭露了中国共产党对记者的态度:“只有当它需要外国记者的支持时,它才会把记者视作朋友,甚至不惜用国宾待遇来对待记者…”。池原记者在她的采访稿的最后给出了她的结论:“为了不像斯诺那样晚年充满悔恨,我们这些自由世界的记者们应该把斯诺的经历作为’前车之鉴'(注4),来认真考虑我们该如何行动”。

在青春时代曾因《西行漫记》而激荡起胸怀的我,如今回顾起当时的场景,我认为我们其实也算是被欺骗了。不过从今天重新开始也不算迟,我想我们也该好好面对历史的真相了。

注1: 《诸君》是文艺春秋出版社旗下的一本月刊。已于2009年停刊。

注2: 根据我的调查,斯诺当时供职的是”China Weekly Review”,此处可能是作者的失误。

注3: 宋庆龄的原话没有找到,因此只好根据作者博客上的日语硬翻了。下面引用何清涟书中的话也是一样…功力不够啊…

注4:作者原文用的是日文的成语”他山の石”,但我觉得把它硬翻译成“他山之石”似乎和中文的语境不太合得来。所以擅自地改为了“前车之鉴”。

————————————————————

小wing按: 本文是非常偶然看到的一篇文章,不知为什么觉得特别有意思。所以一时冲动,便挑战了一把。对于文中所述内容,主观的意见居多,但我还是比较能理解作者的想法。日本,包括几大发达国家,在1960年代都曾受到左翼思潮的影响,特别是日本,很多当时的年轻人深受毛泽东思想的感召,因此也就有了“浅间山庄事件”中恐怖分子的母亲所喊出的一句话:”毛主席都已经和尼克松总统握手了,我们回家吧“。毛泽东思想中关于暴力革命的部分,对于躁动期的年轻人非常有吸引力,袁腾飞对他的学生说过:“文革时他煽谁啊?煽你们,因为你们学生最好煽动。一听说可以打老师了,一下子就煽动起来了。”本文的作者是一个外国人,但是依然能被毛和中共的一些意识形态煽动得找不到北,所以对于国内仍然有相当多的人怀念毛,崇拜毛,我一点都不奇怪。

Advertisements

About 小wing

☞ INTP星人☞爱猫家 ☞钝感男 ☞Google粉 ☞第70004号维基人 ☞民主自由控 ☞伪技术爱好者 ☞挨踢民工 ☞无证程序员 ☞游戏宅 ☞摇滚乐拥趸 ☞原版CD收藏癖 ☞反对爱国主义
此条目发表在杂谈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翻译试作No.2] 《西行漫记》的谎言

  1. Q说道:

    这本书的影响真有那么大?因为没人会去看,所以教科书上怎么说,我们就怎么接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